化为风旋儿💨

溜了溜了

【梗】刀

别再对我好了,我可以为了你而对整个世界温柔,而你却连目光都不曾在我身上停留太久,放我走吧,求你了。你的微笑你的话语你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都是光,你却照耀在别人身上。我不能强求你爱谁,但是看见你爱的人不是我我真的很难过。原谅我不是圣人。我想我能够做到爱你所爱,但我有时候的确做不到。嫉妒,心痛,难过,悲伤。

标题:虐恋,单相思,单恋,爱之入骨,私心,病态(可以有√)

当冲田被得知那把刀已经无法修复的时候,心里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。
这种低落的情绪持续了很久,很久……
冲田的好友土方岁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……
几个月后,大和守被土方岁三带到冲田面前。冲田久违的笑了,还是如同过去,樱花一般。
大和守每天跟随冲田出阵,就算是一把不太好使用的刀,也很快被冲田掌握……
那把刀的影子,渐渐地……被大和守替代……
某天夜晚,大和守在房间里睡眠,但是从他皱着的眉头来看,他怕是陷入了什么梦寐……
战场,血,被折断尖的剑……
目光所到之处全是一片血红……
“加州清光!!”大和守满头大汗地惊醒,手伸在半空还未来得及收回。
“那……是谁?”大和守在脑内思索着。然而并没有这个人,或者说这把刀的印象。
皓月当空,大和守看着没有丝毫云朵的天空心想:今晚怕是睡不着了。
随即起身准备去练功房练习,但又看了眼明月,“还是稍微绕下路吧。”
大和守在月色下走到了一个平日里没有到过的地方。看似仓库,但却被灰尘淹埋。
吱吱呀呀地推开尘封的木门,里面是垂直的小道,小道的尽头是一扇纸门。本想关门离开的大和守仿佛受到了什么的指引慢慢地向那道门走去……
那是被隐瞒的事实,那是被尘封的记忆,那是他生命的倒影——加州清光。
拉开纸门,月光从大和守背后涌进室内。那里有个如同红宝石般的身影……但是,光泽已经黯淡……
加州闻声回头,想用用一只眼看看来者何人,另一只在绷带的包裹下显得死气沉沉。却不料人影在月光下只勾勒出了轮廓。
大和守的心仿佛被丢入了针堆,那种被刺痛的感觉让大和守当场逃离。
“那是谁?我见过他?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?好疼……”大和守气喘吁吁地跌坐在练功房,无助地想着。
尘封大门里的人影靠在纸门上落下了眼泪,只不过,被绷带包裹住的那边,流下的是血……

大和守从皓月当空坐到东边泛起点点紫色。一整晚的跌坐让四肢都变得麻木。
今天的冲田也起的格外的早,来到练功房看看大和守坐在地上便上去问候:“安定?怎么了么?”
大和守闻声抬起头,映入眼帘地依旧是自己主人那温柔地如同樱花般的笑容……
什么时候,自己才能够向他一样强大?
“加州……清光……”大和守喃喃道。
就是这不大的声音却被冲田听到……脸上的笑容被抹上了一片阴霾……
冲田随大和守一起坐在练功房冰冷的地上……
“你……是怎么知道的?”冲田的笑容有些苦涩。
“……”
“他是在你来之前我所使用的刀……”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大和守很想问下去,但是由于这是主人的事,并不好过问。
“呵呵,告诉你也无妨……他,加州清光,他的刀尖被折断了……我请来无数名工巧匠都无法修复……”
这天晚上,大和守再次来到了那个地方……
与昨晚不同的是,今天加州清光跪坐在纸门前的走廊上,仿佛在等待大和守的到来。
加州清光还是昨天那副状态,被刀刃撕开无数细口的衬衫,被绷带包裹稍微被血浸红的左眼……
两人都没有说话……死一般的寂静将两人淹没……
“你知道我是谁了?”加州喝了一口早已凉掉的茶,缓缓打破了这寂静。
“嗯……”大和守头埋的很低,稀碎的刘海留下的阴影遮挡住了他的眼睛。
“对不起。”

发现一块新大陆啊´_>`,感觉有些不太会用。嗯,正在磨合期。23333
安定大魔王镇。